爆浆炸汁味小浣熊干脆面

随便叫浣熊就好
口味偏甜的肉食主义者
站位请看产出,不逆不拆好公民
万年产量感人

【段子】气氛毁灭者王大眼

阅前预防针——

ooc严重!!

螺主有病到还在病床上躺系列

还有我真的不是玻璃渣呀你们看我虽然近视但是还是无比真诚的双眼:D

ready?狗!

方士谦走的时候王杰希是知道的,他甚至还在方士谦的行李箱里装进了最后一件外套。

怕他冬冷夏热,在遥远的他乡一旦生病身旁没人照顾。

这些话王杰希自然是咽在腹腔深处,不大的宿舍明明有两个人在共同地呼吸着一个空间的氧气,却安静得几乎让人窒息。

最后还是方士谦把最后的一句道别说出了口。

“我走了。”拉箱的滚轮摩擦地面发出轻微的声响。

王杰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没有出口挽留,他也知道,不可能挽留。

瘦长的身影却出乎意料地顿在门口,隐约听见他深吸一口气。

“杰希。”

“If you wanna cry,cry on my shoulders.”

低哑的嗓音轻轻哼唱着的旋律不禁使王杰希一愣,片刻后他摸索到床边的拖鞋,套上了就往门边急促走去。

王杰希用一双深沉的大小眼看着他。

“不cry。”转手哐当一下关上了门。

“哎哟撞到我脸了!”门外是我们浪漫的治疗之神惊天动地的惨叫。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