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浆炸汁味小浣熊干脆面

随便叫浣熊就好
口味偏甜的肉食主义者
站位请看产出,不逆不拆好公民
万年产量感人

【林方】最长的相拥

偶尔听听老歌的灵感产物

虐林方虐得自己挺心疼的qwq但是懒得往后写下去圆成甜的了←喂
BGM建议配合孙燕姿「我怀念的」食用

  机场的路口四处灌风。

  明明已经被围巾和大衣裹得像粽子一样的方锐,没由来地打了个寒颤。方锐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走在自己正前方的人,那道清冷的背影依旧自顾自地走着。

  早就已经不是能够让他照顾自己的关系了啊,你还在期待着些什么啊。方锐抽出捂在口袋捂得热乎的手,轻轻地拍打在被风刮得冷冰的脸颊。

  “就送到这儿行了,”林敬言停了脚步,轱辘着的拉箱滑落也是猛的一停,“锐锐你自己回去吧。”

  本来听见前一句的方锐还是同之前一样,埋着头只盯着花花绿绿的瓷砖直看,当熟悉的昵称灌入耳膜的时候他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以后竟是一脸惊讶地看向林敬言。

  林敬言也是被自己没改过来的习惯惊得一愣,直到感受到方锐炽热的视线才不得不尴尬地笑笑,他动了动拉杆,另一只手朝方锐象征式地挥了几下示意自己即将离开。

  “老林,”方锐没忍住地开口叫了声,看到人满脸疑惑地回了头,用力地吸了吸鼻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心态咧着嘴说道,“给个‘爱的抱抱’吧。”

  说起拥抱,林敬言与方锐之间有过数不清的次数。有过在冬日里温暖的相拥,有过在床上赤裸裸的紧贴,有过在黑暗中无言的环抱。

  就连这段感情,也是始于两个人胸怀互相敞开的深拥。

  那一刻的想要把对方揉进血肉的冲动,就算是多年后的今日,即将两相奔走的此时,方锐也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得到。

  二十岁的方锐借着酒劲把林敬言给拦在了KTV的厕所门前,虽然脚步晃得自己有些虚,但方锐坚持着自己没有醉。他看了看被自己伸手拦下的林敬言,本以为已经酝酿好地表白拥到嘴边却卡住了,他紧张地搓了搓衣角,一把黏膩的手汗被蹭在白色T恤的角落。

  “林大大你听我说个事儿呗!”反正拦都把人拦了,方锐索性把心一横,连最糟糕的结局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其实早就醉眼朦胧的方锐殊不知林敬言嘴角都要歪到耳廓上了,林敬言也是猜到了方锐接下来的举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对自己的感情流露得未免也太过明显了,虽然自己对他的感觉也早已超越了友谊这种界限,但还是想要看他表白时羞涩无措的模样。

  林敬言扶了把镜框,好不容易压下嗓音里的笑意应了句好。

  然后方锐就稀里糊涂地表白了,之前日思夜想琢磨出来的一大堆台词愣是一句都没用上,自己叨叨絮絮讲了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也不敢抬头看林敬言的表情,紧张得手脚胡乱地摆着。

  心里颠七倒八着,直到一头扎进林敬言怀里方锐才得以回过神来。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方锐耳边,曾经日夜念想过的味道在此刻包围着自己。哪怕这只是一个无言的拥抱,方锐也能确切地知道自己得到了最想要的答案。

  于是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立刻张开蜷在两人之间的手臂,用力地回扣在对方的背后。

  当时的方锐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最后会是再次以一个拥抱结束所有吧。应该说在他的意识里似乎可以和林敬言相伴到老,永不分离。

  但现实告诉他这些矫情的小九九也只能是小九九,生活不是苏沐橙推荐的泡沫剧,没有谁注定陪谁共度一生。更何况是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

  话说出口很久林敬言依然没有动静,比起他失口喊出的昵称似乎方锐的要求更让他震惊。见状方锐不免心里一沉,虽然他明知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是林敬言这样赤裸裸地拒绝就像明晃晃的一把刀直插进他的心头。

  隐在口袋内衬里的手逐渐握成了拳,不知是该唤做后悔还是不舍地情绪缭绕在浆糊状的脑海里。方锐张了张嘴,想解释说自己只是一句玩笑话,还没来得及发出半个音节就跌入了个冰冷的怀抱。

  是的,冰冷的怀抱。

  林敬言的外套上还挂着风刮得生冷的温度,冻得方锐是一个哆嗦,烘热的大手正扣着他的后脑勺,这一冷一热搞得他鼻头有点酸。

  伸出手回抱林敬言的时候他差点把让林敬言别走的话都说出来了,但他毕竟不是个小姑娘,纵然之前的老林再宠他,现在说什么也是再也开不了这种口。

  之前的方锐一直没有想过离开林敬言后的日子得怎样过,所以当最后两个人如胶似漆连朋友圈都嫉妒得不行的关系发现间隙时,间隙已经宽得两人伸长手臂也够不着对方的手了。

  然后好像很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把想要离开的话语说的特别透彻露骨,多年相处的默契最后用在了这种地方方锐也是不免苦笑。当林敬言收拾好行李通知方锐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哪怕心里乏过一丝惶恐,但都压抑了。

  直到现在,所有积压的负面情绪才一齐涌进胸腔。方锐自己都感觉到自己激动得颤抖,双手更是因不舍攀上林敬言的背,指间净是绞绕着背上的布料。

  这也许是他与林敬言最后一次拥抱了,至此为止,也是最长的一次拥抱。

  但是无论再长的相拥,总有放手的时候。

  林敬言的手掌轻拍着方锐的背,带着安抚性质地让他放手,同时还轻轻地把身体退后从两人相拥的姿势抽出。方锐也是能够看清现状的人,没有纠缠地放开了双手。

  “保重。”林敬言最后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轻浅地只是留下两个字,便转过了身缓缓离去。

  他和方锐,所有一切,到此为止。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