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浆炸汁味小浣熊干脆面

随便叫浣熊就好
口味偏甜的肉食主义者
站位请看产出,不逆不拆好公民
万年产量感人

【周翔】活在梦里的你

一个关于翔翔没办法满足小周梦境的小脑洞

偷梦的妖精paro

其实是个睡前故事

夜幕静悄悄地降临,荣耀大陆被笼罩在星光熠熠的黑夜里。

处于角落里破败的城镇如同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夏夜的蝉鸣,没有风动的旋律。孙翔吐了吐一嘴泥,灰头土脸地爬过残缺的砖瓦房,气哼哼地“啪啪”把手心拍干净。

孙翔是个妖精,偷梦的妖精。之前在皇城里混得风生水起,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得罪了那里的地头蛇,被一个叼着烟自称是妖精元老的家伙给赶到了贫民窟。这下心气特高的孙翔就不答应了,一下蹦得老高,捡起脚边的一根长树杈直冲冲地要扎死那个嘚瑟的家伙。接着对面那一群人里钻出个穿白长袍的家伙,头发梳得高高的长得还挺精神。孙翔只见他稳稳扎扎地朝自己挥了一掌,之后自己两眼一黑,往后的记忆都是一片安详的空白。

靠着块破砖挨了挨背,孙翔干脆一屁股坐在了一堵矮墙上,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远在尽头的皇城轮廓。等着,老子迟早有一天会回来。他一拍大腿,灵活地翻下矮墙。

孙翔掂了掂背上的一大包碎片,在满是黄沙的地面走得虎虎生风。这些碎片都是从皇城里的人做的梦割下来的,孙翔依靠食用这些碎片维持魔力。虽说梦的碎片都能维持魔力,但孙翔对于口味还是很挑剔的。他喜欢吃甜的碎片,偶尔吃点咸的也不错,但是一旦遇到那些充满眼泪的苦涩的梦境,他会皱着鼻子特别嫌弃的走得远远,似乎多待一秒身上都会粘上奇怪的味道。

然而,现在一下子从皇城掉到几百公里开外的破镇子,碎片口味的质量肯定没有了保障。想到这里孙翔狠狠地磨了磨牙,脑内自动演绎把欺负他的家伙大卸八块的戏码。

这破地方!骂归骂,碎片还是要割的。孙翔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走进一间间漏风的砖瓦房里。他骂骂咧咧地把收集来的碎片放进背上的大口袋,碎片闪烁着低劣的光芒。

孙翔鄙夷地嫌弃着上一家做着无端端发大财的男人,正打算物色个合适的地方补充魔力,视线突然就被不远处的小马厩吸引了。按常理来说一个熏臭的茅草堆着实没什么好看的,不过现在那里正躺着个长得干干净净的小男孩。

人对美好的事物总是无力抵抗,孙翔虽然是妖精,但也没说不能对长得好看的人多看两眼啊。孙翔走近了马厩,果不其然一股轰轰烈烈的熏臭扑面而来,也不知道那男孩儿是怎样忍受得了睡着的。不过他人是长得真好看,比皇城里头的富商苏家的女儿还要好看。

孙翔暗搓搓地趴在他肩上,想把他深锁的眉头抚平,肉乎乎的手臂离他眉心总有很小的一段距离拉不近。孙翔吃瘪,愤愤地进了他的梦境。

说什么都要让你不皱眉!

梦境的隧道像三月份的雾雨天,模模糊糊地看不清道路,衣物湿湿地黏在身上。孙翔见怪不怪地趴在地面匍匐前行,纵身一跃总算是到达了他的梦里。

空荡荡的房间,从天花板到地面尽是连接无缝的灰色,他蜷在尽头的角落里,肩膀轻微的上下抖动着。

让老子来拯救你吧人类!孙翔得意地打了个响指,鲜艳的植物从他脚底长出,缓缓向四处蔓延开来,偶尔有鸟类从稠密的树间飞过,传出清亮的叫声。

远处瘦小的身影抖了抖,接着美好的影响从头顶碎裂开来,露出原本灰朴朴的丑陋的面貌。孙翔气急败坏地跳脚,好你个小家伙,竟然把这都毁了!

孙翔气呼呼地拽着大口袋,走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日!你到底要什么东西!”

穿着破烂的小男孩愣愣地看着只到自己膝盖高的小人,泛白的嘴唇微张成一个圆。小人一脸愤怒地杵在自己腿边,鲜艳的发色仿佛被情绪感染了一般。

“你是?”面前的人歪了歪头,轻飘飘的声音像晕开的云一样钻进孙翔的耳膜。

“我叫孙翔,是荣耀第一妖精!你是叫啥!”孙翔把腰一插,挺胸抬头直视相比起自己不知道大多少倍的小男孩。

“周,”他深邃的墨瞳闪了闪,“泽楷。”

名字还挺好听的。孙翔潇洒地抖了抖被大口袋压实了的披风,结果没能如愿扬起来。

“那周泽楷,我问你!你现在最想要什么!”强行装逼失败的孙翔恼羞成怒拍了一巴掌在周泽楷苍白的小腿上,语气傲慢又无礼。

周泽楷只觉得腿上突然一麻,想被蚊子叮了个包,刚准备伸出去挠的手因孙翔的话顿住,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角,眼角烈烈地疼着,半天才艰难地憋出一个字:“家。”

跟着周泽楷动作心情一路纠结的孙翔等了半天等到这么一个字,在心里暗骂了周泽楷一万遍,喊了声“等着”就背过身埋头在自己的大口袋里捣鼓。不一会儿孙翔就拽出个闪亮的碎片,在好奇的周泽楷面前得意地挥舞着。

“看好了!”孙翔把碎片向上用力一抛,响亮的爆破声带来了倾泻而下的烟雾,笼罩着周泽楷全身。

周泽楷感觉自己仿佛浸在温暖的泉水之中,当视线清晰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置身于装横华丽的房间内,身上破碎的布片也变成了高档的正装,新的皮鞋有点硌脚,扎得紧实的领带有些许让他透不过气。

门外响起轻叩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佣人的询问。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肯定了那是佣人,总之潜意识里就是这样告诉他的。他应允着前去开门,跟随着佣人经过漫长复杂的走廊和宽敞的台阶,前方站着两个着装更华丽的人,正冲着自己温和亲近地笑着。

周泽楷停住了脚步,环视着这陌生的一切,轻轻皱了皱眉头:“不是。”

正打算功成身退的孙翔听到这句话,气得一跺脚震碎了整个梦境。看着周泽楷咬住发白的下唇皱眉的样子,孙翔不得不再拿出另一块碎片。远离了皇城以后,想要再收集这种冒着甜味的碎片就没那么简单了。

结果周泽楷又摇头了。

最后孙翔花光了大口袋里的所有碎片,也没能找到周泽楷最想要的梦。周泽楷用食指帮他擦了擦脸上的汗,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

“我会找到你你最想要的回来给你。”孙翔留下了这句话,消失在梦境的尽头。

后来的周泽楷也渐渐遗忘了曾经梦里有个妖精执着地想给他制造最美好的梦境。

“好了我故事说完了!”和周泽楷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的孙翔艰难地蜷着腿往身后的人怀里钻,耳边尽是让他脸红心跳的鼻息,“妖精是不是很厉害啊周负心汉。”

周泽楷闻言,圈着人的手又搂紧了一些,手指不安分地在胸前的轮廓描摹着,舌头不停地舔舐着眼前诱人的耳垂。

“最想要,”周泽楷用力吮吸的动作稍作停顿,带起轻微的水啧声,“你。”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