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浆炸汁味小浣熊干脆面

随便叫浣熊就好
口味偏甜的肉食主义者
站位请看产出,不逆不拆好公民
万年产量感人

【喻黄/林方】五年长存,五年有余 [05]

哇我晃过神来这都九月了,都开了学又放假了,吓得我赶紧丢一篇,估计明天有更


05


大学城边上的大排档跟往常一般红火热闹,油浸浸的桌椅在昏黄的灯泡下反着银亮的白光,方锐大大咧咧拉开桌底下的板凳一屁股坐了上去。

最终经过两人的商讨,方锐以着在高档地方吃不开为由拍板定下了这块儿小地方,再加上人就撞掉你一根,不,还不到一根油条,你就鬼哭狼嚎揪着人去吃顿山珍海味的,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吧?单是这一顿方锐还暗搓搓地想着过后有钱了是不是得还人家一份情。

出乎意料的,林敬言倒也是没介意大排档的寒碜,亏得方锐还替人抽了好几张纸巾在板凳上细细擦了个遍,结果人林敬言正眼都没瞧过这细活功夫,轻车熟路就着桌边磕开了啤酒盖。

“我和律师行里的同事们偶尔回过来这边坐坐,你看你喜欢吃什么就点吧。”一偏头正好对上方锐呆呆傻傻瞅着自己的表情,林敬言摸了把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浅浅地冲着边上的人笑了笑。

被凉凉涩涩的冰镇啤酒跌进口腔碰撞着,方锐被突然地呛进去一大口,滑滑腻腻地爬过喉咙,跟长了脚似的,过后留下的痕迹痒痒麻麻。有几分相似眼前人的笑容,攀着人心头轻轻地拨动挠弄,微微上翘的嘴角在光线不足的映衬下,略显几分性感。

方锐的目光顺着人肩线往下滑去,明明外头套着的是件普通的白T,偏大的领口还露了点里边老头背心的背带,一阵莫名成熟的韵味就是怎么也遮掩不住地散发着,沿着桌边缓慢挪动,占据了方锐大半颗心。

“那啥…林律师?”方锐赶紧把几欲沦陷的自己打住,边试探性地叫着人边灌了口醒脑酒。

“直接喊名字就好,叫律师就太见外了。”闻言林敬言顿了顿夹凉拌海蜇的手,慢条斯理地回着,“方锐怎么了?”

林敬言也不是个无业游民,怎么说一个正常的成年人遇上方锐这种典型意外,充其量道个歉就完事了,怎料还真的依了方锐,大半夜陪着他出来跑大排档,讲真这事不是一般的有鬼。

难道真像黄少天说得那样,这人有毒?!


“我跟你说!这人那晚来了老叶那地儿,没喝几口就暗搓搓找个老叶要了个人,吭哧吭哧就往楼上房间走,结果大半夜过去了衣服都不脱,一直跟人念叨叨说是想跟人说话舒舒心,他是舒心了但是人是出来卖的啊,给他撂下一句你干不干不干就拉倒,哐地就踹门出去了。”前两天黄少天一把甩掉方锐手里的电话,一脸正经地给他分析了和这人打交道的害处,愣是把他听糊涂了。

“那他最后没给钱?”几乎要被黄少天铺天盖地的文字泡淹没的时候,方锐挣扎着爬出来开了口。

“这倒没有…”黄少天捧着他房里的鱼丸面出来吸溜了一口,一副世态炎凉基圈水深的模样摇了摇头,“你当这是你在甜品店打工卖点心这么点事儿呢?要是这人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到时候被人吃抹干净才回来哭那就太怂了,小点心。”


沉默片刻后方锐晃了晃脑袋将时光拉扯回现前。

头顶的灯泡晕晕地洒下几缕昏黄的光线,方锐盯着两道比灯光还要强烈的视线不得不犹豫着开口说些什么意思意思。

“不能随便叫啊!你看喊…林大大怎么样?”方锐一双眼睛轱辘一转,眨巴眨巴着捏出一把真切的眼神,还没等人开口应下这个称呼,这头夹了一筷子炒粉送进嘴里,流着油含糊不清地说着,“林大大这么晚还出来明早不上班啊?”

被问及的人没有否定奇怪的称呼,也没有出声作回答,轻笑着用啤酒瓶口堵住了双唇,冰凉的液体划过本应震动发声的寸土。

顿时方锐心头颤动,他相信一见钟情,第一次在车站和林敬言回眸对视时,他清楚自己心里的悸动是什么,哪怕黄少天有过善意的劝说提醒,他也没法把这个人怎么往坏处想。一个笑起来温和得如同流水般的男人,怎么会是坏人。方锐砸吧砸吧满嘴的油腻想。

“林大大?”方锐恍惚着从自己飘絮般的神游中挣扎过来,一低头才发现桌角堆了半打的酒瓶子,满眼都是要不要阻止人的踌躇。

“抱歉啊,请你出来吃饭光顾着自己喝酒了。”被人唤了一声的林敬言愣了愣,镜片底下的眼眸隐隐约约地蕴着水,“吃…”

正打算给方锐夹菜的林敬言顿了顿,一脸抱歉地接了个电话,脸色比之前更阴郁了些许。

方锐不是傻子,人家林敬言脸上明明摆摆地写着难过,你还恶狠狠地宰人一顿再加装傻,虽然大排档也不至于宰一顿,怎么也该意思意思关心人一下吧,哪怕这人你再不熟。

刹那间方锐顿觉自己内心一股澎湃的正义波涛汹涌地翻滚着,一双天使的翅膀成了幻影在自己背后张扬。

“林大大这是心情不好…?”方锐手里的东西通通撂下,眨巴着一双透亮的眼睛真诚地看着身边的人。

“嗯…方锐想听?”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抬起一只手就往方锐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揉,林敬言也没等方锐张嘴回应,自顾自地再饮一口,“我和我的妻子之间产生了点矛盾,现在暂时分居两地,给彼此一些空间冷静一下。”

还没来得及为亲昵的动作脸红心跳的方锐听见后半句当时就木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也不知是尴尬还是傻楞,脑浆里呼呼乱乱地翻滚着“妻子”这个微妙的发音。

“那就让心灵鸡汤方锐大大帮帮你?”方锐憋了一口气生生往肚里咽,悄然地往后退出林敬言手臂可以够到的范围,列起个灿烂如阳的笑容冲人说着。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