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浆炸汁味小浣熊干脆面

随便叫浣熊就好
口味偏甜的肉食主义者
站位请看产出,不逆不拆好公民
万年产量感人

【喻黄】有人喜欢你[上]

*八百年前的参本文,被鸽了拿出来混更

*还有十来天就要高考的我也是够拼[?]

*癌能产多少算多少吧,估计高考回来我就彻底爬墙了[。

1
巷口的风喧嚣而过,旧楼阳台上的窗帘轻微地拨动。
黄少天脚边正耷拉着个坏了半边皮扣的行李箱,探头瞅瞅楼前多少锈了些的门牌,再跟手机荧屏上的那行字一对照。好,是这地儿没错了。
转手往裤袋里兜好了手机,脚已经半提着准备向前迈出的黄少天,看了眼前方有些许漆黑阴森的楼道口,内心开始犹豫了。
虽然说都已经是个成年男性两三年了,但黄少天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对于鬼神之说他从来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简单的来说就是,他怕鬼。
黄少天表情微妙地咽了口口水,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满是粘稠的汗液。
真是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作完啊?!本来昨晚就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打算今早就赶紧搬过来谁知道一下子没忍住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四点,拖拖拉拉把东西搬上出租兜兜转转绕了半个城区终于找到家门的时候天都已经半黑了,先不说这一天早中午饭都省了只有在车上啃了半个凉馒头,现在这天黑得都够他黄少天怕三年了啊?!
这一带黄少天认识的人也就只有个在他曾经读的中学里上学的小学弟,可是这个时间不正是高中狗开心地晚自修时间吗?!黄少天愤愤地放弃了场外求助的主意。
黄少天是正在G市本地挺有名气的一所美院就读的大三生,在高中时期混迹了二次元后也借着自己有些美术生的功底进了个社团,平日里经常接着稿子帮补家用什么的。原来本着在学校住宿时间也足够充裕,正好这一年里做个高产的小能手把名气发扬光大赚得羡慕的目光迈上圈子的顶峰!
然而…
就在至今不远的前天中午,正窝在阳台角搓衣服的黄少天接了个电话,然后在通话结束之后,一瞬间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造就了现在自己对着黑不拉几的楼梯口内心纠结辗转反侧的时刻。
黄少天住的是双人宿舍,他的舍友是体质稍微有些特殊的人。人机灵倒还算可以,就是幸运值有点儿low。正好比这一通电话,生动切实地反应了这一观点。
“喂喂喂张佳乐啊?我正洗着衣服呢腾不出手有啥事儿赶紧说啊!”黄少天倒不奇怪这个时候接到电话,毕竟一个宿舍就两个人,有些什么需要麻烦拜托的也就只能找他了。
“靠?!”连着那头国牌手机嗡嗡作响的电流声,张佳乐一连串的解释是听得黄少天的千言万语都被浓缩成一个精华的字儿。
就算是在此时此刻的黄少天回想起这事儿来都让他目瞪口呆,他大概毕生都没法理解为何一个人能够在大清早开开心心地接了个房地产承包的广告墙的活儿蹦哒蹦哒就出门去了,结果刷墙的时候在梯子上搭了把手整个人从上面摔下来还踹翻了几罐丙烯差点没往自己嘴里灌上几口的感受吧。
总而言之在没有舍友的情况下黄少天实在不想在传言闹过鬼的宿舍独住,就在张佳乐刚挪窝到医院的那几个夜晚黄少天都是死皮赖脸地挤进隔壁间宿舍和别人同床共枕。
但是现在,当他成功地办完了退宿拉着小皮箱来到自家可爱的小学弟给介绍的地儿时,那是叫一个欲哭无泪。敢情这地方比学校宿舍长得更像闹鬼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特别想仰头对月长啸: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脑浆正乱七八糟搅成一团的时候,黄少天定定地站在门口没有动,三楼阳台的灯光忽然间就亮了起来,半个背光的人影出现在黄少天的视线范围内。
“楼梯口的灯坏了,我给你照个路。”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黄少天听着人猛一开口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连忙一番眼神道谢后黄少天急急忙忙地就往楼梯里头赶去,也别说什么记住恩人的脸,这灯背光得整个人都成了黑色的一坨了还看脸。
黄少天撇撇嘴,总算是进屋了。

屋子里头没有空置太久的霉味,估计也是上一任租客没搬走多久。黄少天一进屋就“啪啪”有灯都给全开了,屋子里头亮堂堂的他才有安全感。
黄少天最后还仔仔细细地锁上了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倒在了行李箱旁,整理清洁的这些事他已经完全不想顾及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黄少天这下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这句话深刻的含义,直到现在这会安妥完能够坐下来才感觉得到,一天没米进肚的肚皮是锣鼓一样直敲不停。
黄少天揉了揉嗷嗷叫的肚皮,想着自己秉承着互帮互助诚信友爱的精神替张佳乐接下了他广告墙剩下的活,他就什么话都不想说。
好不容易这两天白天暂且没有课,是个独自在空调房里狂欢的好机会,然而却要顶着晒爆头的大太阳在外头爬高爬低地刷墙。
“张佳乐你这个贱婢,本少对你真的是足够好了,牺牲自己宝贵的时间不说还得帮你接社团里安排的活儿。”黄少天摸索摸索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正想对在病床上躺得正香的人实力刷一下屏。
黄少天所在的荣耀合作社,是个以原创为主要创作核心的多方面发展社团。黄山天在里头的画师组里稍有名气,和他一个宿舍的张佳乐也恰巧同样。
“就算你跟我说这次和你一块出本的是个多厉害多有名气的太太,我也是过后找你算账没跑了!更何况社团里这会儿有名的文手不也就那么几个,就算是把一叶知秋找回来也不过如此啊…啊我靠?!”
黄少天一下子被吓得尾音都变了八个调,全身上下一动不动直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不做声。
屏幕上一个六芒星标志的头像旁边附带着个略略有些可爱的小河马气泡。
索克萨尔:你好我是索克萨尔,第一次合作请多多关照。

黄少天初入圈的时候混的是同人,而且还是个不冷的圈子。
作为一个初入圈但是点了绘画技能的小透明,黄少天勤勤恳恳地产着粮在圈子里摸爬滚打。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吃了基友的一份安利,被某个太太的文震惊得醉生梦死。不论是对原作人物方方面面的解析还是架空向剧情的连接,黄少天敢拍烂自己的胸脯保证这绝对是那个年代里质量最高的一篇文。
后来种种种种,黄少天终于成为了这个太太的小迷妹,追随他的脚步到天荒地老,从同人到原创,后来索性给他的原创文画起了同人。
渐渐有了些名气之后,黄少天长期在微博连载的小漫画被荣耀合作社的某位老前辈一眼相中,拉拉扯扯后总算进了社团。进了社团群的一瞬间他惊了,没想到他苦心追随了多年的太太居然就在荣耀合作社,虽然之前一直有听闻这个社团名气大得厉害但是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心水的太太就在里面。
然而这个一夺黄少天芳心,不,一夺少年郎纯粹的心灵的太太,正是索克萨尔。
虽然说自己进了社团的日子也不久了,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跟索克太太说得上,更别提合作这种活。突然间被张佳乐甩手来了一个这么甜的锅,黄少天内心也是压抑不住地亢奋。
夜雨声烦:索克太太我是你忠实的小迷妹!能跟你合作简直太荣幸啦!之前的搭档是跟我比较熟的朋友,他出了事所以我来接替一下,希望太太不要嫌弃我!
指尖噼里啪啦地敲打在屏幕上,火速摁下添加好友后的黄少天少女心满满地在地面翻滚着,连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酸臭的味儿。
西施捧心状地抓着手机盯了好一会儿,见索克萨尔没给回复,黄少天瞎忙了一天也是真的累个透了,索性交代了下线后匆匆忙忙地收拾一下自己躺在床垫上,心里准备着明早干替补刷墙的活。

2
“诶小卢啊我跟你说,这个电视机它好像…炸了啊?!”黄少天踩着双拖鞋就噼里啪啦栽下去拍自家小学弟的门。
门里头迟迟没见有人回应,黄少天抬起手正打算再来一发猛拍,结果门哐当一下开了险些没一脸懵逼跌进去。
“小心。”开门的人还是下意识伸手扶了一下,黄少天一抬头,看着张五官柔和的脸有些愣得出神。
直到房间里面的卢瀚文扒着门框伸长脖子喊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黄少天赶紧猛晃脑袋把里头的少女漫画面甩飞。
“小卢这人谁啊,”黄少天的拖鞋沙沙沙在地面上蹭着,悉悉索索地凑在人耳边小声讲着,“爸爸妈妈不在家就不要随便带男人回来,多不安全你知道吗!特别是这种一看就一脸老奸巨猾居心叵测人面兽心衣冠禽兽无业游民…”
“黄少那是我妈给我请的家教。”卢瀚文有点不能直视这个美术生异于常人的词汇量,赶紧出声打断词意大发的黄少天。
“小卢你不懂!很多人就是以着为人师表的借口拐带幼男幼女最后劫财又劫色吃抹干净之后溜之大吉!”
两人言语间的主角倒是没多大在意黄少天对他片面的评价,只是若有若无地笑了笑带上了门。不得不说黄少天被这表情瘆得汗毛倒竖,进门以后一直口水沫乱洒的嘴也得以暂时的歇息。
“哦对了我差点把正事儿忘了,”片刻尴尬的沉寂,黄少天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拍了一下卢瀚文的肩,“小卢我那电视机坏了…大半夜的老跳雪花沙拉沙拉的,怪吓人的。”为了应景黄少天还特地一脸怂样地蜷紧自己。
全屋再次回归一种诡异的死寂,尤其是卢瀚文,在和黄少天熟络之前把他放在简直就是男神一样存在的地位,而如今他根本不想跟别人开口眼前这个怂包能够称得上男神。
可是黄少…我也不会修电视啊。这种话卢瀚文是万万没法说出口的,毕竟是男神有求于自己,总不能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推脱把?纠结之际,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同在屋子里的另外一个人。
仿佛一瞬间接受到了卢瀚文传达出来的脑电波信号,原本搭在沙发背上的风衣被他掂在臂上,轻微地朝黄少天点了点头:“这么晚了维修站的师傅也该下班了,我以前大概学过一些也不算很精通,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许能尝试一下。”
如果说前一秒黄少天还在心里给人家打的净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负面标签,这一刻他面前的这个人简直就成了拯救世人的天使。
没办法,谁让他黄少天就是怕这些玩意儿呢。

一翻忙活倒腾后电视总算是恢复了正常运作,黄少天眼珠子咕噜咕噜围着在电视机前忙活了大半天的人转了一整圈,激动得难以自己:“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一开始在小卢家误会你不好意思啦…诶对了还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你,我叫黄少天。”
“我叫喻文州,”喻文州反过手背揩了把额前的汗,稍微有点不适地挪了挪被汗浸透黏在身上的布料,“大家都是出门在外,能帮就帮而已。”
瞅着眼前人累死累活了大半天,光是流出来的汗都能拿桶接了。黄少天环顾了一下自个儿家里略显凄惨的存货,连下个面作为谢礼都做不成。他有些尴尬地挠挠头,纵然是他这种看起来不愁冷场的家伙,对上现在的情况也是什么都说不出了。
“现在也已经很晚了,我差不多该走了,不打扰你的休息了。”喻文州似乎读懂了空气中冷凝的尴尬,意外的识趣地迈出门口,“晚安。”
愣了半晌黄少天才回过神来,踩着拖鞋急忙追到门外,冲着已经走到楼梯拐角的身影喊道:“喻老师改天请你吃饭啊!”
恍惚间黑暗里传来微乎其微的轻笑。
“好。”

-TBC-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