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浆炸汁味小浣熊干脆面

随便叫浣熊就好
口味偏甜的肉食主义者
站位请看产出,不逆不拆好公民
万年产量感人

【喻黄】有人喜欢你[下]

*一篇文非得分两段发

*现在lof还限字数了????这么厉害的吗??

3
穿过几层急如乱湍的人流,黄少天搭了个简易的手脚架,拎着刷子伏身正往墙上送着些颜色,任丙烯飞溅蹭上脸和衣服。
兴许黄少天在生活里是多少是个外向的人,从他话唠的属性就能看出并不难以相处。越是这样的人,到了工作的时候却越是认真。偏薄的嘴唇一抿,再多的想法和话语都被卡在了喉咙以下,倒还多生出几分冷峻的意味。
喻文州定定地杵在一边看了很久,一直到手脚架上的人把手里的毛刷往桶里一搁,矫健地翻到地面还跟猫似的,伸了个横跨半球的懒腰,他才迟迟往人面前走去。
“好巧。”喻文州从容地冲人笑笑,还顺手给人掸了掸不知何时溅到右肩的色块。
比起西装革履的喻文州,被丙烯打成七彩的黄少天多少有些显得狼狈。他随手胡撸了两把黏成一块的刘海,喉结上下滚动着正打算说些什么。
讲真,他俩也不算熟。
谈交情的话充其量也就是之前修电视的一次举手之劳,本来想着过后请人吃个饭答谢一场,结果忙里忙外的黄少天没能和人对得上面,也就逐渐把这事儿淡忘了。
想起这件事黄少天连忙往身上蹭了两下手,择日不如撞日,趁着今天正巧碰到面赶紧把这人情还了以免夜长梦多。黄少天如是地跟喻文州说道。
喻文州倒是没见到黄少天请客请的这么突然,刹那间停顿了下才颔首回应。

轻轻地伸手一撩,扣在桌上的折叠凳就被稳稳当当地搁回地面。黄少天随意地拍了拍凳面一屁股坐下,边招手吆喝记菜的小哥边回头冲喻文州笑道:“喻老师别见笑啊,这是我和我室友经常来吃的一个排挡,虽然看起来不是很上档次但是味道是真的赞!”
喻文州倒没有同黄少天以为的一样过分挑剔,卸了防备自然而然地夹了块碟里油光淋淋的白斩鸡就往嘴里送。埋头装作吃得正开的黄少天悄悄把视线挪出饭碗,瞟到人这幅模样也算是放了下心。
来排挡请吃饭虽然也归不到丢面子,但是对上喻文州不管怎样都是感觉配不上他的档次。不过连鸡都点了也算是这样了。黄少天如是地肉痛了自己的钱包。
但是当黄少天手上的动作和脑内同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了。
没带钱包!
裤袋空瘪瘪地贴着大腿,他悻悻地收回手楷了把嘴上的油。怎么办?!忘记了今天本来是回家泡面的没带钱包!黄少天啊黄少天,叫你浪!总不能找老板赊账吧…就算是和张佳乐来吃了几年…
那头的喻文州无意间瞥见眼前人饭碗都丢开手了一脸呆傻相杵在那儿,心里多少也猜到了些缘由,借口上厕所就离开短短几分钟。
趁着那会儿空档黄少天还给躺在医院喝粥的张佳乐打了求救电话,估计是白天的时候打手游给打没电了,电话那头冷冰冰的系统女声给黄少天宣判了死刑。
这个点数小卢还在学校,难道真的只能走赊账这一条路了吗…让喻文州付账是万万用不得的,本来请人吃排挡就已经够小家子气的了就算人家不说,现在还让人家付账,过后都不知道会被怎么看待。
黄少天心事重重地咽完了这一顿饭,正打算招手跟老板商量赊账的事,身边的喻文州拍拍衣摆站起来,顺带还递了张纸巾给黄少天:“好了,我们走吧。”
“等等…等一下,我还没付账,很快!就等几分钟!很快我就…”黄少天涨红了满脸,这种丢人的事情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喻文州递过来的那只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地晾着。
“钱的话我已经给过了。”一瞬间黄少天抬头对上了人写满笑意的双眼,竟然一时间找不到其他的表情来替代自己满脸的错愕。
“这次少天太狡猾了,来吃我喜欢的菜,埋单就还是由我来吧。”喻文州解释得理所当然,眨眼间就走到了黄少天前头,忽的想起什么一样,侧着半边身子回头,“下次少天再请我去吃你喜欢吃东西,好吗?”
不知是夹在高楼间的火烧云太亮还是喻文州的笑容太闪,黄少天是被一下子晃晕了,他扶着桌边站得脚跟有些打绊。
“…好啊。”
也许过后的黄少天终究会知道,有些人在你按捺下些无法开口的话时,他已经听懂了。
当然,这个大概是很遥远的后话了。

4
索克萨尔:假装这是全文.doc
索克萨尔:这是整篇文本以及想配图的部分已标出,具体内容我们可以慢慢商量,那么久有劳了。
一个半小时之前黄少天收到了索克太太以上两条消息,他当然很兴高采烈地和太太讨论了一番然后迅速开始着手画画,毕竟不能在喜欢太太面前丢脸。
文本内容大概讲的是西幻背景里两个基佬打打怪下下本升升级偏偏就是搞搞暧昧不谈恋爱急死读者的故事。
于是黄少天开了电动小马达似的,给索克过目了一眼草稿就吭哧吭哧厚涂上色,结果没等到细化,自己瞅一眼屏幕就愣了。
太像喻文州了。
黄少天的眼神直勾勾地定在屏幕的那张异常熟悉的脸,大脑当机。
难道是说男主一和喻文州在各个方面上都有所重叠于是黄少天下意识就画出喻文州的脸?给这个问题作答黄少天自己都心虚。
在心里他倒是能痛快承认这两天日日夜夜里他的脑海中无数次地闪现过喻文州最后映着红光的身影,但是单独让他把这件事拎出来问个所以然,他却懵逼不止。
每逢内心茫然的时候他总喜欢扯着张佳乐唠嗑两句,虽然有时候耗上小半天也没得出个结果,但偶尔张佳乐的几句话总能让他安心,时间长了他也记不住了,释怀了。
久而久之,黄少天就这么养成了个拿不定主意还要找人聊上两句的习惯。
挪了挪鼠标,列表里百花缭乱的头像是灰的,大晚上的也不知道打电话到医院合不合适,黄少天索性放弃了走张佳乐这条路。
可是有些事,不是说不想,就能不想的。

“所以这就是你说喻老师危险的前因后果…?”卢瀚文叉了对面抱头苦恼的人碟里半块蛋糕,吧唧吧唧咽了。
“只有前因没有后果!”黄少天陷入了纠结得一塌糊涂的自我世界中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蛋糕失窃,“还有小卢你不要一脸自家儿子养了二十几年终于嫁得出的样子!我可是很严肃很认真的!”
…我只是想找口水喝不噎着,黄少你脑洞不要这么大好吗。卢瀚文心里反了个大大的白眼。
“可是黄少你这么找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虽然如果你和喻老师在一块儿的话我个人是觉得挺般配的但是你的索克萨尔太太怎么办?”一连串不带喘气的话讲完卢瀚文自己都要佩服自己了,这绝对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用语言攻击来堵黄少天。
对于索克萨尔,卢瀚文还是知道的。前一阵子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就把他拉进了荣耀合作社,他现在天天顶着个流云的小马甲在里头插科打诨调戏前辈。
“重点就是这个!我好不容易和心心念念想嫖到索克太太说上话!结果杀出这么个喻文州扰乱我全部计划!”黄少天就差没郁闷得拿脑门往桌上猛磕,“我的身心都是索克太太的!不能交给喻文州这种奸诈小人!”
“那喻老师找你的时候你可记得自己要说不约的啊。”卢瀚文一脸我信你才有鬼的摆摆手,“…黄少你让让,我要补番了。”
“哦。你看啥我们一块儿看呗!…你看这个啊?!我跟你说这个故事线BALABALA…男主BALABALA…女主BALABALA…最后BALABALA…”
“…”
卢瀚文算是彻底体会到生无可恋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了。

5
广东地带的人多少都知道一句话:发誓当做吃生菜。大意是这头说过的话那头就忘了,指一个人不守信。
这句话往黄少天身上套莫名的适用。
明明这两天已经都有在刻意地四处躲着喻文州,就连上课出门走的路都特地和他上班必经之路错开了,可是终究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这么巧啊。”天幕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暗了,昏黄的路灯把喻文州整个人的轮廓都打得柔和。
真的是巧啊我晚上九点多十点钟出来刷个墙都能遇上你!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开口讲话,肚皮就抢先一步发出了声音。
“去吃点宵夜吧。”喻文州忍不住轻笑出声,指了指自己泊在车。
黄少天闻言往自己身上抹了两把手,心虚地跟了上去。一是为了还清上一笔欠喻文州的账,二是…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这个人的邀请啊!
一路上黄少天海天胡地的嘴就没停过,哪怕喻文州只发出了些语气词来给回应他也是讲的兴高采烈,直到桌上稳稳当当地摆了碗绿豆糖他才甘心消停会儿。
天色是黑得够可以了,两个人也就不再麻烦折腾就近找了间糖水铺,开开心心喝点糖水不是也很好嘛。
“诶可渴死我了,”黄少天端着个勺子喝个没停,抬眼看了喻文州面前和他一模一样的一碗,“这间铺头的糖水都很好喝的你赶紧试试…咳咳咳…”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看着人咕噜咕噜地乱喝一通结果被自己呛到,顺手搭在人背上轻轻地拍打着:“喝慢点,没人和你抢。”
搭在黄少天背上的手跟烫手山芋一样,惊得他咳嗽更起劲了。他连忙直起腰来摆手告诉人没事,好让人紧挨的手收回去。
这方面不得不说黄少天还是极其的少女心,现在这情势他光是躲喻文州都已经措手不及,再和人来个亲密接触他怎么能驾驭得住。
心怀鬼胎的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平复心情再喝一口香甜的绿豆糖,一门之外的大雨倾盆而下,他先是一愣,半秒钟后手里的碗一撩脚底生风就打算往绘墙那边跑。
喻文州看着人火急火燎的模样心里也猜到了个大概,才想抓住人的手结果抓了个空,指尖有些遗憾地挠了挠手心,出声把莽着出门的人喊停了。
“我开车送少天过去吧。”
没时间多想,黄少天点了点头。

喻文州原以为黄少天会焦躁成性一路上跟他唠叨下雨对他的绘墙影响有多大多大,然而他却见到副驾驶位上的人纵然还是一脸焦躁地瞻前顾后着,但是平日里接连不断的声音在此刻却异常安静。
再不解风情的人也看得出此刻的黄少天有多紧张。
砸在车外壳和窗玻璃上的雨声越来越大,喻文州没等身边的人知会,倒好了档安全带弹得飞起,第一个推开车门冲进了雨幕里。
而黄少天本人却被安全带绑在了座位上,情急间竟忘记了摁下一边的卡,眼睁睁看着一头扎进雨帘里的身影忙忙碌碌地化成隐约的黑点。
黄少天总算想起了困住自己的缘由,急忙摁开了安全带推门也朝着不远处的身影奔去。
彻底晃过神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七手八脚地用塑料布罩上了绘墙,浑身湿漉漉的和车里的皮垫黏成一块。黄少天看着身边人的侧脸有些发怔,胸口强烈地跳动着异样的情绪,他下意识地挪了挪水汽黏腻叫人不舒服的姿势。
下一秒,他鬼使神差地半边身子压过去,在人还粘着些许雨水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
没等嘴上一片薄薄的凉意变成温热的缠绵,黄少天跌了一样把自己摔回副驾驶位上,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喻文州一眼,只是哑着嗓音说了句“开车”,就没再说话了。
一路上静的出奇,黄少天再厉害的嘴也挽不回这尴尬的冷场。他琢磨不清此刻沉默的喻文州是何种心理,甚至有些悲哀的想,喻文州不把他踢出车外已经是很仁慈的对待了。
黄少天后悔了,真真切切地后悔了。为什么自己来了这么无脑莽的一下,也不知道人喻文州会不会在心底里大骂自己死基佬。
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说些什么,车子恍惚间就停了下来。
黄少天顺势瞟了一眼车窗外边正对着的楼梯口,酝酿已久的话溜到嘴边就变成了“怎么停在了楼梯口”这种无脑话。
“楼梯口灯坏了,我给你照照。”喻文州的视线从被车灯射得通亮的楼梯口移到了黄少天身上,“赶紧回去吧,别感冒了。”
黄少天隐约感觉这句话的内容和语气都有些过分的熟悉,但也没留给自己多想的机会,闯出车门一路小跑跑开了。
只剩下车里若有所思的喻文州。

不管是喻文州将来对自己的看法,还是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所有问题都在黄少天的脑海里乱成一片,无从下手。
洗澡水温度有些过了头,从花洒里熙熙攘攘冲出来的水柱烫的黄少天有些疼。对喻文州的好感他是肯定有的,不然一个男人无端白事去亲另一个男人的小嘴,不是脑抽就是欠揍。
他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哪里吸引了他,就像一些花香型的沐浴露,没有过分的装饰突出自己,但是一股子淡淡的香味净环在人身边挥之不去,叫人越闻越喜欢,越洗越上瘾。
老实说,他现在后悔极了自己在车上那冲动一吻,大概他和喻文州两个人的联系,也就此断了吧。
黄少天有些无力地撩了撩眼前的烟雾,索性放弃了思考。

6
在这最难眠的一夜里,黄少天居然出奇地睡了个一夜无梦。如果不是手机铃声吵醒了他,估计他还能睡上两三个小时。
睡得迷迷糊糊的嗓子还没开,他哑着嗓音随便问候了一声,那头高亮的声音就把他的声音给盖过了。
“喂黄少吗!喻老师发烧了!我赶着上课!能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吗!”电话里又是瓶瓶罐罐倒成一片的声音,“喻老师住在三楼!谢谢啊!”
接通的前几秒黄少天还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有些模糊的双眼看了个大概指着六七点。当听见喻文州发烧之后黄少天算是彻底醒了,嘴上应着好好好翻身就下了床摸拖鞋。
一定是昨晚淋雨害的。黄少天翻箱倒柜地找着药有些懊恼地拨了拨自己的刘海,如果昨晚他没有和喻文州去吃宵夜,也就不会匆忙冲进雨里,从而导致喻文州今天病倒了。
从前每逢张佳乐生了什么病躺在床上嗷嗷乱叫的时候,自己总会一脸大写的嘲讽说区区发烧有什么好熬的你又不是姑娘病一下正好减你宵夜吃回来的体重。
现在生病的对象换成了喻文州,一切的心态都不一样了。
…其实他是该拒绝的。黄少天这么想着,翻箱倒柜的动作顿下了。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喻文州,坦白说,他现在害怕极了喻文州会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嫌弃他,打心底的害怕。
但是不论如何,他都不可能任凭喻文州病殃殃地倒在床上,更何况是被他连累的。
黄少天颤巍巍的手捏紧了药盒,用力地呼吸着,敲响了喻文州的家门。
“叩叩叩——”
没有人回应,黄少天如此地重复了几次,无奈之下只好试探性地扭动门把手。门干脆地滑开了。
“真是的居然连门都不锁,”黄少天念叨地进了门,“万一有个小偷什么的…等等该不会是在给小卢留门吧?”
顺手落了锁,黄少天大致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布局,两三步走进去刚好能看见在卧室熟睡的喻文州。一咬牙,还是没忍住走了进去。
只是看两眼,不碍事的,黄少天你别慌慢慢来。黄少天如是地自我安慰着。
在客厅搁下了家里带上来的药和粥,黄少天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
关门闭户的房间里温度低得黄少天也莫名打了个冷颤,他踮着脚尖悄悄走到床边,弯下了腰稍微用手背试了试喻文州额头的温度。
很烫。
黄少天忍不住皱起了眉,不知是不是光线的缘故,喻文州的皮肤看起来多少有些泛红。像个白里透红的小姑娘。黄少天这么一想,又忍不住咧开了嘴。
“我真不知道我自己怎么喜欢上你的。”黄少天瞅了两眼眼皮紧磕的喻文州,有些赌气却又极其小心翼翼地坐上了床边,“也不知道你会怎么看我,我就是弯的喜欢男人,大概你会觉得很恶心吧?也是怪我一时冲动,现在倒好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要我祝你早生贵子家庭美满我是做不到了,所以我只好自行离你远点了,你也是这么希望的,对吧?”
黄少天说着说着竟自己都有些哽咽,小声地清了清嗓音正准备起身走人,却一下子被一只手臂从背后环住腰,跌入一个滚烫的怀抱。
“不对。”喻文州言语间炙热的气息全都喷在黄少天的颈窝和背上,“少天这样私自剥夺别人所爱可不好吧?”
黄少天整个人如同游戏里中了僵直弹一样,整条脊椎僵硬在原地,根本没有注意喻文州说的是什么,舌尖打颤了好久才憋出一句:“你什么时候醒的?”
喻文州也是顿了一顿,估计是没有预料到黄少天会问出这种问题,也就如实回答了:“在你进门的时候。”
“那你不就是压根没睡着嘛!”看着喻文州笑眯眯的脸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既然醒了就给我吃药喝粥!放开我!我去给你拿!”
黄少天奋力挣扎着,没有得到预想中的解放,想要回头得个答案,迎面而来的却是喻文州放大的脸。
“医生,我想先吃少天。”

7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之后,黄少天理所当然地把那张画的很像喻文州的稿子发给了索克萨尔。几天后他收到了索克萨尔的回复。
索克萨尔:谢谢少天送我的礼物。
黄少天握着手机一脸惊恐地猛一抬头,正从房间走出来的喻文州冲他轻轻地笑了笑。
“你居然是索克太太?我的天我有点不能接受这个设定!还有我什么时候掉的马我自己都不知道!”
“在你认识我之前。”
“…靠肯定是小卢这个叛徒!…喻文州你干什么干什么不要突然间抱上来!”
“少天侵犯了我的肖像权,我在索赔。”

评论(1)

热度(47)